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公告>媒体聚焦>>【海归人生12讲】刘西拉:永远奔腾的就是我
【海归人生12讲】刘西拉:永远奔腾的就是我
时间:2014年6月18日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刘西拉,1940年1月生人。1981年留学美国,1985年回国任教。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教授。1998年后历任上海交通大学建工与力学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副院长,土木与建筑工程系主任,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主讲教授。兼任中国土木工程学会副秘书长,英国结构工程师学会副主席,是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。

刘西拉:永远奔腾的就是我

我想,大家都认识钱学森先生,他是更早期的海归。
1985年我从美国回来,得到美国土木工程协会的结构科研奖,当时在美国只给这一个,给了我。回来以后,有机会和钱先生一起吃了一顿饭。
后来听说了著名的钱学森之问: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,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学生,没有一个学术成绩可以和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?

是不是事实?我想,他讲的是事实。但是我想补充钱先生的一句话,是的,大学里没有培养出杰出的大师们,但是我也想负责任的告诉大家,我们确实培养出来一代杰出的一代,是一代人而不是一个、两个。
我出生在1940年。我出生在重庆,也就是重庆大轰炸的时候。我最早的记忆力,什么都没有,就是在防空洞里,看着一张张惨淡的脸。敌机走了,他们跑出来看看自己的房子有没有被炸。

变化,是全世界公认的

1957年,我进入清华大学。第一堂爱国主义教育课,就是看圆明园。当时,圆明园就烧成这样的几根断柱,那是1900年,英法联军第二次烧圆明园的时候,烧成这样。
1957年,我们知道那是56年前的事情,知道中国贫穷要捱打。但时间过得很快,1957年往后数,2013年,我们的中学同学重新聚在我们的中学。后面低 矮的教室没有了,变成了华丽的建筑物,那正好又是过了56年。

1957年的时候,觉得我们前面只有56年,转眼,又是一个56年。2013年的时间节点上再看1900年的事情,我们就感到中国确实出现了巨大的变化。这个变化,是全世界都公认的。
2013年3月29日,奥巴马到迈阿密港口演讲,鼓励美国人使用“美国制造”,结果你发现了吗?他站在中国“振华”的起重机下面,高喊“美国制造”。当时大家说“振华”应该用东西挡一挡,服务人员用美国的国旗就挡住“振华”二字,在奥巴马讲话的时候,一股风过来,国旗刮掉了。前面的起重机,最靠近奥巴马,被刮掉了,还是中国振华重工,放在奥巴马的头上。

中国现在收购了曼哈顿的一个很大建筑物,美国的报纸上就开始把中国的国旗保围着大楼做了一张插图。中国已经走到世界的中心了,这是一代人艰苦的奋斗才做到的。

我那代人心中的祖国

刚才讲高富帅,这些东西我有点跟不上了。用你们的话,我OUT了。
但是我跟你讲,在我们那一代人里,谁最受尊敬?

我们1963年春天分配的,那时候刚刚发现大庆油田。所以那个时候,所有的同学们第一志愿都是大庆,那时候没有大庆这个名字,写的是车站名字“安达”,所以写的都是“安达”。
第二志愿是西北。西北是什么意思?有很广阔的区域需要我们。西北的什么地方?我们的回答很简单,服从分配。这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代人。我们班上,几乎没有找到谁填的上海、北京,觉得这个笔要填上海、北京,太重了。一定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,那是我们一代人的想法。

10分钟里,父亲离开了

我父亲是一个大学教授,我后来一直想要学习我父亲,像他一样拼命工作。
我怎么和父亲告别的?他住在南京鼓楼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我在上海交大有4堂课必须要上,两堂本科的,两堂研究生的课。我和父亲说,我今天晚上回去,明天上完四堂课,我马上来看你。

父亲同意了,我赶快回到上海。
第二天,前两堂课的时候平安无事。再上第三节课的时候,第三节课快结束的时候,手机不停振动。大家知道,我上课中间是不休息的,这时候突然一振动,我就知道不好了,肯定是我弟弟打来的紧急电话。
我破例,我说下面休息10分钟,我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,去看短信。我弟弟一个一个的短信写道:父亲不行了。在我课间休息的10分钟父亲离开了人世。
这时候,我看到父亲离开人世的消息,我还要回到讲台上课。我真在想,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同学们?
我把同学告诉我自己的孩子,我遇到这么大的孩子我干脆就说了。我说同学们,你们知道吗?在这10分钟里面,我的父亲离开了我。
我说,我非常后悔没有在他的身边。但是,我的父亲是一位教师,我知道一位教师是多么珍惜他的讲台。所以,我相信我的父亲会原谅我,因为他是一位教授。下面的同学们,说实在的,真掉眼泪了。我说同学们,我期望、期盼你们中间优秀的同学,能够回到教师这个讲台。

在美国拿个博士有多难

这是赵朴初先生送给我爸爸的一幅字, 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”,这句话讲得太好了,教师就是一个奉献的职业。
去年我得到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的卓越工程教育奖,在得奖的时候,我给大家讲了,中国人是怎么看待教师的职业。我说,教师不是挣钱的职务,下面都笑了。
但是,教师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职务,因为希望同学都有一个社会责任,这是最重要的。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。我们每一位教师,都是这样从事着我们的工作。
1981年,我和我爱人一起公派到美国Purdue大学。当时我们按土木电机排名是第四名到第六名。我们去之前,老校长找我和我爱人谈了一个话。
谈什么?你们出去之后,要尽快拿办法在美国一流大学拿到博士学位。我要试试看,在美国拿一个博士学位难不难,也是要看一看,我们大学培养质量到底怎么样。我们带着任务去的。结果,我花了3年7个月,硕士、博士11门课,包括硕士、博士论文都考完,我爱人比我用的时间还短,用了3年3个月。

我离开美国的时候,我又有幸拿到美国土木工程协会的结构工程奖。我的导师,是美国工程院的院士,他和我一起得奖。
美国教授在这点上,如果得奖,学生是第一作者,他是第二作者。我们还是能够完成这个学习任务,回到国内,我们见蒋校长,告诉他,按照文革以前国内一流大学培养水平,到美国拿一个博士学位,应该是不困难的。

江河知道我

在美国,我爱人受一个专业乐团的邀请,演奏中国的钢琴协奏曲。改革开放以后,在美国大陆上第一个演奏中国后的钢琴协奏曲不是专业的,是我们业余的。一演完,下面的观众全站起来,10分钟不停的鼓掌,那是我们显示了中国大学生的素质。
我们又有祖先很好的文化传统,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个国家建设好,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当我们回想往事的时候,我们这代人都70开外了。什么最让我们感动?
我们这一代人一直想的,茫茫的人海里我是哪一个,滚滚的浪花里,我是哪一朵。征服宇宙的大军里,默默无闻的就是我。建设祖国的长河里,永远奔腾的就是我。不需要你认识我,不渴望你知道我,我把青春融进祖国的江河。山知道我,江河知道我,祖国不会忘记我,不会忘记我。


【关闭窗口】
Copyright©2011 上海交通大学工程管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沪交ICP备20111108
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交通大学浩然高科技大厦1302室 邮编:200030 电话:021-62933091